2021中国新科技100强
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,internet一定要实现!

用户专栏:如何看待网上自发秩序的形成

2003-05-19 eNet&Ciweek

  【eNet硅谷动力专稿】在电视台实况镜头前,一位压在预制板下的姑娘,艰难地回答着记者的提问,她的脸上全是灰尘,反衬着一对明亮的眼睛,在暗暗的废墟中闪光……

  这是一场暴露在DV、手机、相机、电视、网络等信息工具全方位扫描下,完全透明化的自然灾害。

  地震是个多面体,从不同的角度,可以读出不同的内容。与以往不同,个人信息行为在这次突发事件中,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虽然公共信息与个人信息有时难以分辨,但我们可以从客流媒体中,把那些明显的个人信息行为,单独提炼出来,分析新的动向。

  所谓客流媒体,是指以个人为单位,表达意见、传播信息的双向网络。博客、播客……等三十几种“客”,是WEB2.0时代客流媒体的代表;引伸开去,论坛、手机等平台,都可以充当客流媒体的平台。

  围绕着网民行为,以往存在一些令人困惑的问题。最大的困惑莫过于,网民从自行其是出发,是否能形成一种自发秩序?在这次汶川八级地震中,近距离观察反客为主、小众传播、双向互动的个体信息行为,也许我们能找到一些有助于理解这些问题的有益线索。

  不实信息在个人信息渠道中是更容易传播,还是更不容易传播?

  在地震中,一些不实信息(如果不称之为谣言的话),一度流传甚广。例如北京12日晚有二至六级地震的谣传,手机捐款出现诈骗信息,四川“化工厂爆炸”的不实信息等,由于政府和主流媒体的迅速辟谣,而得到遏止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一则由客流媒体发出,又由客流媒体揭穿的不实信息。某网站人员在地震发生后,修改几天前的一个贴子,声称早在5月7日就预言12日全国发生地震。一度在网站之间流传。仅过了一两天,造假就被网民揭穿。指出其造假的技术证据,从而平息了风波。造假当事人被所在网站开除。

  这说明,网络和客流媒体开始有了自己对于不实信息的免疫机制。毁誉不一的人肉搜索,也成为这种免疫机制的一部分。它显示了网民自组织的力量和能量。似乎正在形成这样一个规律:不实信息当它无关紧要时,更易传播;而它至关紧要时,更不易传播。前者如私人约会的虚假信息,因为只关系到当事的一两人,难以发现和制止;后者如野生虎的造假、地震信息的造假,由于众多人关注,“发现即消灭”。

  网络并没有原来想像的那样“靠不住”。俗话说,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现在人们对那些特别奇特的信息,已形成了这样的心理期待:等它两天,如果是假的,很快就会有人揭穿它。相反,那些造假者,将由此背上严重的心理负担。这是人们始料不及的。

  网上信息,过滤好,还是不过滤好?

  对于主流媒体来说,信息无疑是应该过滤的,比如地震中一些过于悲惨的照片,不登是对的。国外也是如此。但对网上来说,情况有所不同。

  这次地震中,博客、播客上出现了大量未经过滤的灾情图片、视频,有许多惨不忍睹。但从留言看,几乎没有一个人责问为什么要照这么血腥的场面。相反,网民绝大多数是两种反映,一是看了流泪,二是产生捐款的冲动。大家都清楚,这些东西都是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拍下来的,它满足了人们的知情要求,而且没有任何恶意。这次家长们也没有太强的反映,只不过采取自我保护,不让自家孩子看就是了。

  这就带来一个启示,网上与网下、主流媒体与客流媒体的信息尺度,应有明显不同。并非所有“不宜”信息,都需要过滤。相信网民,尊重网民广泛的知情权,不会导致天下大乱。一项针对莱温斯基丑闻的调查显示,读者对同一信息在报刊披露与网上披露,道德评价尺度是不同的。大多数网民对同一信息在网上披露,持更为宽松的评价尺度。当然,从家长利益考虑,有些事情可以做得更好。比如,如果立法有关于声明“儿童不宜”的条款,家长就会更便于控制,不让儿童直接误闯看到过于吓人的地震图像。

  网民参与体现更多的,是权利,还是义务?

  有一种广泛的误解,认为网民在网上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。所谓不负责任,是指网民只享受权利,不想尽义务,因此缺乏建设性。在这次地震中,网民表现的建设性的一面,正在慢慢浮现。这改变了以往人们的错误印象。

  民意透过互联网表现,在这次地震中,体现得比较充分。央视回答的大量问题来自网络。以致广播电视在对话类节目中,往往都要摆上一台电脑,把网上的贴子迅速反馈到演播室,形成网上网下的互动。

  同时,政府也越来越重视网民自下而上表达的意见。例如,火炬传递从简、为地震遇难者者默哀、接受日本、台湾专业救助……等等,都反映了网上民意。

  在美国的抗震募捐活动中,出现了法轮功的干扰。华人和网民用“中国加油”的呼喊,表达了爱国之心。一些声称“从来不关心政治”的华人,通过从网上了解抗震救灾,对干扰募捐活动的法轮功分子,产生了强烈义愤。用认捐的实际行动,尽了海外海人的一份义务。

  空前的全民参与已初步显现公民社会的图景。从长远看,政府、媒体与网民的良性互动,比这种互动的内容更重要,是共建和谐社会的一个有效方式。在这种关系中,网民越成熟,越能自律,越有求同存异的价值认同,他们的参与就越富于建设性。

  中国目前是农业、工业和信息三元结构,中国农民、居民和网民这“三民”分别为七亿多、五亿多和两亿多。居委会和村分别是城乡基层民主的单位,信息这一元的基层民主单位,会不会是网站,或网上社区?目前还看不太清楚。不过,从政府直接倾听网民声音,正在预示着政府与网民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  政府为人民服务,当然也包括为网民服务。网民参与既属于一种表达自由的权利,也属于一种维护和谐的义务。

  综上所述,我们从抗震救灾中网民的表现中,发现了一样新东西:网上自发秩序的初现。虽然它还是不稳定的、临时的,但只要大家有一份耐心,多一份理解,这种自组织、自协调而形成的自发秩序,就会在互联网表面的杂乱无章中,悄悄地成长起来。如果政府把主要精力集中于服务,在网络上不该管、管不好、管不了的事务中,多鼓励网民发挥建设性,也许社会和谐就会多一分积极因素。(文/姜奇平)

相关频道: eNews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enet1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