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中国新科技100强
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,internet一定要实现!

网上奇平视点:AMD应当学学宋江

2003-04-27 eNet&Ciweek

  姜奇平

  【eNet硅谷动力专稿】AMD发布的第一款64位处理器“Opteron”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功能。我不想分析这些技术,诸如32位与64位兼容等等,我相信这些都是好技术,对INTEL有一定杀伤力。但我认为AMD与INTEL竞争的焦点不在这里。它们之间的真正较量,是生态系统的较量。这方面,AMD太弱,他应当学学《水浒传》里的宋江。宋江要是一个CPU,恐怕连286都不如,但人家能拉起一百单八将,呼啸山林,皇帝老子拿他也没办法。如果Sanders在社会资本上能赶上宋江的一半,INTEL早就该散伙了。

  如今IT的行市,兴打群架,不兴单打独斗。说得文雅点,叫生态系统建设。光一个CPU,没有上下游产品、上下游厂商的拥戴,成不了气候。如今,INTEL在64位架构上,近于形成标准,而标准的形成正得益于战略生态系统的力量。

  有业界专家认为,INTEL的强大并不是其在技术上将AMD远远抛在后面,而在于INTEL得益于将一批全球PC制造领域中的领导者,团结在自己周围,并形成竞争对手难以突破的壁垒,这种类似铁三角的联盟阵营是AMD久攻不下的症结所在。国内外的PC厂商,无论是DELL、IBM、康柏还是国内的联想、方正,与INTEL的亲密合作关系,令AMD望洋兴叹。

  相反,AMD历史上唯一象样点的战略联盟,只有1994年和康柏那一次。更多时候,AMD只能将PC市场中的边缘力量收归旗下。

  AMD如今跟INTEL竞争,使的是蛮力,劲儿使得不是地方。他应当多把资源配置在社会资本上,把CPU上下游的生态系统建设好。我们不妨拿他的做法与宋江比较一下:

  第一,战略生态系统营造意识比较

  《水浒传》里有个宋江,用今天的话来说,是个建立战略生态系统的高手。宋江为人仗义疏财,以此闻名山东、河北,都称他做“及时雨”。宋江有个特点,不唯对英雄豪杰乐善好施,对一般的公人、歌妓、狱卒、帮闲无赖……也无不慷慨使钱。例如,“卖糟腌”的唐牛儿“在街上只是帮闲”,也“常得宋江资助”,因此,“宋江要用他时,死命向前”。看看梁山108将代表的“产业结构”,农林牧副渔,工农兵学商,门类十分齐全,整个一完整的绿林产业体系。所以宋江在江湖上行走,要风有风,要雨要雨,威风八面,说一不二。可惜宋江不搞IT,否则水泊梁山就成中国硅谷了。

  Sanders 跟宋江比,就差远了。AMD公司员工至今还津津乐道于1980年San Jose会议中心举行的公司晚会上发生的故事。那一次,Sanders一诺千金,给了一个在抽奖中中奖的员工20年每年1.2万美金的资金支持。这种做法,表面上象宋江,其实是不对头的。因为宋江不对家里人搞这套。他把老父亲扔在家里,从来不管,宁可不孝。为什么?宋江的意识,是缔造上下游生态链,在这链条上,即使是个卖肉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也有用。而他老爹在生态链上算哪门子呢?所以不管。而Sanders正好相反,把生态链上的朋友得罪了,去结交公司里的下属,在家门里边,搞什么统一战线呢?可见,Sanders意识不到位。伐谋已输了宋江和INTEL一筹。

  第二,战略生态系统营造手段比较

  人称宋江视金钱如粪土。其实,这粪土也没花多少。比如,收买武松只花了十两银子;收买李逵也是十雨。金圣叹评此云:“以十两银子买一铁牛,宋江一生得意之笔!”也是的,宋江又不是开银行的,他哪有那么多钱送人。他的艺术全在一个巧上,从来不送锦上添花的,只送雪中送炭的(所以人们才管他叫“及时雨”);而且只在一个情字上做文章。比如:宋江戴枷流配时路遇使枪棒卖膏药的病大虫薛永,见看客没有一人出钱买其膏药,便叫公人“取出五两银子”给薛永,并道:“我是个犯罪的人,没甚与你,这五两白银,权表薄意,休嫌轻微”!薛永见一个素昧平生的囚犯竟如此慷慨,怎不五内俱热?宋江经戴宗介绍初识李逵,恰好此时李逵赌钱输了,欠了人家十两银子,宋江便去身边取出银子,把与李逵。这十两银子,竟买得李逵毕生对宋江披肝沥胆、忠贞不二。那叫一感动!

  与此相比,AMD的竞争对手也很精于此道。比如,INTEL对外宣布,将进行历史上最大的规模的广告宣传。但你见他把钱花哪去了?从INTEL的一些合作厂商获悉,INTEL将大部分的广告费用用来支持一些紧密合作的PC制造商的品牌宣传,同时也提高自己的知名度。比如,你只要在你自家的广告上加个“INTEL在里头”,他给你报销广告费的百分之几。用这种手法,一大批AMD阵营的不稳定力量,就被INTEL的广告策略所瓦解、收编了。反观AMD,光知道祭出高性能低价格的杀手锏,殊不知,一个低价格,多少钱就出去了。这笔钱不比INTEL的小恩小惠少,但里边一个“情”也没有。买AMD的CPU,得到好处的,绝不会领“情”,成为AMD的朋友。因为这笔钱的出手方法,与情不沾边。难怪INTEL的朋友懂得知恩图报,而AMD的朋友净是一次性的白眼狼呢。

  第二,战略生态系统营造的社会资本比较

  在商言商,为什么要谈一个“情”字呢?各位看官看好,我说的,可不是男女之情。商业上的情,学术上的名词叫“社会资本”,经济学上是指人际关系网络和人际信任,是人与人之间持续的相互依赖关系,是忠诚用户关系和忠诚伙伴关系。说到忠诚度,您终于明白,这是商业上的事儿了吧。

  AMD在战略生态系统营造上的失败,根子是对社会资本的意义认识不足。在AMD,对社会资本的认识,把是非都搞反了。AMD公司有种说法:“INTEL花了5分钟筹集了500万美元,而AMD花了500万分钟只筹集了5美元。”我难以相信,他们是当一种光荣来谈的。其实这里反映的问题大大的。花了500万分钟只筹集了5美元,不管是不是有点夸张,说明AMD在社会资本方面,有严重缺陷。

  如果宋江花了500万分钟只筹集了5两银子,说明他交不到朋友,拉不起打群架的队伍,他还怎么哨聚山林,在江湖上混呢?这恐怕跟Sanders个人性格有关,他说自己:“我过去是个愤怒的年轻人,现在是个愤怒的中年人。我追求完美,这个世界不完美,我要改造这个世界。”这种自视清高的愤青(愤中)性格,很可能阻碍他低下头来,与别人结党营私。而宋江,您看他姿态多低呀。除了杀阎婆惜那回,喝多了点,从来不愤青。所以大家喜欢结交他。宋江的问题是相反的。人家各路英豪,都争相恐后给他钱,结交他,他不想要,又怕人家不高兴。比如晁盖(还是卢俊义?我有点记不清了)要给他一盒金条,他只收一根,剩下都退回去。如果AMD今天是这种人气,日子早就过得不这么窘了。

  再看INTEL做人!4月25日消息,主要Linux销售商Red Hat公司满怀希望地期待着INTEL的一种叫“IA-32执行层”软件技术。它能够让新的64位安腾处理器模仿两个老式的32位处理器工作。Ret Hat公司副总裁Brian Stevens说,在64位系统中支持32位软件对于Red Hat用户是非常重要的。INTEL马上回应说,INTEL的这种软件是一个模块,可以成为Linux内核或者核心的一部分。Red Hat Linux的竞争对手SuSE也支持这种技术。INTEL表示,微软计划推出一种Windows版的这种软件。你看人家INTEL做得真是八面玲珑,这就说明社会资本在里边起了作用。

  从我个人感情上,没问题,我倾向于AMD。因为INTEL多一个竞争对手,对我们消费者总是好的。但我理智上觉得,AMD路子是不对的。他不觉悟,别人干着急也没办法。

相关频道: eNews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enet16.com